论李商隐对楚辞的接受

发布于:2021-11-29 19:21:15

第! "卷第#期 ! $ $ !年%月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西民族学院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 " # $ % & ’" () # & % ) * +# % + , $ . + / 0(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1 * 2 ( . ) 1 2 ( 3 / 2 34 0 ( 5 ( * / , -.

, " ’ 1 ! "% "1 # 1 4 & 6 ! $ $ !

著 " 孟修祥/

文 艺 学 研 究
论 李 商 隐 对 楚 辞 的 接 受 孟 修 祥

论李商隐对楚辞的接受

[摘

要] 李商隐对楚辞的接受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其一, 借 “香草美人” 意象, 寄遥情

于婉娈。屈骚中的 “香草美人” 主要表达政治之恋, 李商隐的诗歌亦如此, 精神上直承屈骚, 但 诗意朦胧; 其二, 叙 “高唐” 故事, 寓感伤于艳情。李商隐的身世遭际、 性格气质与宋玉相似, 故 有宋玉式的文学选择: “感伤与艳情” , 但李商隐显得从容不迫, 而更加细致入微地观照现实的 悲剧与心灵的优美, 从而展现出晚唐诗歌典型的 “绮怨” 之美。 [关键词] 李商隐; 楚辞; 香草美人;感伤与艳情 ( ) [中图分类号] ! ! $ 7 8 ! ! [文献标识码] " [文章编号] 9 $ $ ! : ; < < 7 ! $ $ ! $ # : $ 9 9 " : $ #

&/ 2 3 4 5 4 6 7 2. 4 8 9 3 4 < 2& = = 2 4 5 3 = 2 ; ?@ < 8 @ 6 A 6 . < 5 3 : 6 3 :; > :’ B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 1 2 %3 * , ( 1 * &4 2 5 5 * *, / " # 0 1 2 %, 6 % 7 * "" ; " 9 $ " 4 1 " # ,) $ + $

: / 0 1, 2 2 1 4 , 2 15 67 0 ) 7 ( 8 (; 0 , ( -( <= , ( > , ( 6 1 < 4 1 ?( & A C 4 D 5 = 4 3 9: . 9 9=
: 4 @ 5 , < 1 2 4 < 5 1 , < 1 2 4 ( < 4 0 , 4 4 0 13 5 1 = < 5 6: ( ; 0 , ( -0 , A 12 , B B ( 1 ? 6 5 B @ , B ?4 0 1 3 3 . 9 , ; < ( B ( 4 5 6 : ( ; , 5 8 ) 4 4 0 1 5 1 4 ( 2 ) , > ( 4 ( < 5 8 < 2 ) B 1 4 0 1 5 4 0 1 B , < 1 2 4 ( < 4 0 , 4 4 0 1 < 5 B B 5 @ 3 3 C 9 3 , , ? 4 0 1 , = 5 B 5 ) < , B 1 ( -0 , B = 5 ( -0 ( < 5 1 = < D ! , < 1 < 1 : ( ; 0 , ( 2 , B 1 6 ) > > 5 8 * . 9 9 9 3 < 1 B A 1 < 4 0 1 4 B , 1 ? 6 B 1 , > ( 4 , ? 4 0 1 8 1 , ) 4 5 6 < 5 ) > D / 0 1 B 1 8 ( < 5 1 = < B 5 ? ) 2 1 4 0 1 . 95 9 9 90 3 3 , 1 < 4 0 1 4 ( 2 6 1 1 > ( 6 4 0 1 > , 4 1/ , D .5 .

: ; ; ; 7 0 ) 7 ( , 2 2 1 4 , 2 1 ; @ 1 1 4 B , < <E 1 , ) 4 < 5 B B 5 @, ?, = 5 B 5 ) < E 2 ; D 9 C 3 . 9 :F



辞, 从它 产 生 之 日 起, 就注定了它与中国文 人的不解之缘。王逸 《楚 辞 章 句》 云: “屈 原 之词, 诚 博 远 矣。自 终 没 以 来, 名儒博达之

又是一个开放性的文本, 后世文人在接受楚辞时, 既 有对楚辞的主题意义、 抒情性话语、 原型意象、 创作 模式等强化、 增殖的一面, 也有将其消解与变异的一 面。乔亿 《剑溪说诗》 云: “节序同, 景物同, 而时有盛 衰, 境有苦乐, 人心故自不同。以不同接所同, 斯同 亦不同, 而诗文之用无穷焉。 ” 天地间的自然环境不 会有大的变化, 但社会的兴衰, 人事的变迁, 尤其是 个人生存境遇的变化, 使人的情感与思想都会产生 巨大的变异, 因此, 在接受楚辞时, 创作上变异的现 象也就自然出现了。从李商隐在接受楚辞的过程中 所体现的承与变的两方面, 就作了很清楚的说明。

士, 著造词赋, 莫不拟则其仪表, 祖式其模范, 取其要 妙, 窃其华藻。所谓金相玉质, 百世无匹, 名垂罔极, 永不刊灭者矣。 ” 刘勰 《文 心 雕 龙?辨 骚》 云: “自 《九 怀》 以下, 遽蹑其迹, 而屈宋逸步, 莫之能追。故其叙 情怨, 则郁 伊 而 易 感; 述 离 居, 则 怆 怏 而 难 怀; 论山 水, 则循声而得貌; 言节侯, 则披文而见时。是以枚 贾追风以入丽, 马扬沿波而得奇, 其衣披词人, 非一 代也。 ” 确实, 以屈、 宋为代表所创作的楚辞, 对后世 文人所产生的深远影响是不可估量的。然而, 楚辞

万方数据  

! "#$ " %

! ! "

一、 借 “香草美人” , 寄遥情于婉娈
王逸 《楚辞章句 ? 离骚经序》 云: “ 《离骚》 之文, 依 诗取兴, 引类譬谕。故善鸟香草, 以配忠贞; 恶禽臭 物, 以比谗佞; 灵修美人, 以媲于君; 宓妃佚女, 以譬 贤臣; 虬龙鸾凤, 以托君子; 飘风云霓, 以为小人。其 词温而雅, 其义皎而朗, 凡百君子, 莫不慕其清高, 喜 其文采, 哀其不遇, 而愍其志焉。 ” 这是人们耳熟能详 的最早关于楚辞中 “香草美人” 意象的阐释, 它用儒 家的道德价值观念与社会政治观念来评说 “香草美 人” 的意义指向, 认为 《离骚》 把社会现象中是与非、 善与恶、 君子与小人全都意象化了。屈骚写 “香草美 人” 在于 “发愤抒情” , 以之表达自我在政治遭遇和人 生挫折中的怨愤之情。如 “荃不察余之中情” 、 “ 怨灵 修之浩荡” 、 “ 众女嫉余之蛾眉” 等, 诸如此类诗句的 怨情表达, 都是以自我身世遭际为前提的。由于现 实社会中的男女婚爱关系很容易使人联想到君臣遇 合, 所以, 屈骚中的美人形象大多是作为君王的象征 而出现的。如 《九章 ? 思美人》 “ 思美人兮, 揽涕而伫 眙。媒绝路阻兮, 言不可结而诒。蹇蹇之烦冤兮, 陷 滞而不发; 申旦以舒中情兮, 志沈莞而莫达。 ” 无论诗 人如何表白自己的忠贞, 却始终不为这位 “美人” 所 理解, 反而给自我增加许多烦恼。王逸 《楚辞章句》 云: “忠谋盘纡气盈胸也, 含辞郁结不得扬也。 ” 王夫 系国 之 《楚辞通释》 云: “ 非!! 抱愤乃以己之用舍, 家之存亡, 不忍见宗邦沦没, 故必死而无疑焉。 ” 王逸 所说的 “郁结” 乃王夫之所谓 “抱愤” , 不得已而言之 也。 《离骚》 中三 次 求 女 的 美 女 “宓 妃” 、 “有 " 之 佚 女” “二姚” 、 与 《思美人》 中的美人相似, 都是借幻化 的人物, 来倾诉内心幽怨郁愤的相思之苦, 这里把男 女情思与政治人格融会到了一起, 充分表露出诗人 信而见疑、 忠而被谤的痛苦的人生遭际和发愤抒情 的表达方式, 这种方式也成了后世士人怀才不遇和 遇到人生坎坷时的一种表达模式。 李商隐心仪屈原, 对屈骚中的 “香草美人” 意象 很自然地予以接受。他在 《谢河东公和诗启》 中说: “某前因暇日, 出次西溪, 既惜斜阳, 聊裁短什。盖以 徘徊胜景, 顾慕佳辰, 为芳草以怨王孙, 借美人以喻 君子。 ” 明确说诗中的 “香 草 美 人” 有 所 寄 托。吴 乔 《西昆发微序》 亦云: “ 无题诗十六篇, 托为男女怨慕 之辞, 无一言直陈本意, 不亦风骚之极致哉? ” 朱鹤龄 《笺注李义山诗集序》 云: “ 《离骚》 托芳草以怨王孙, 借美人以喻君子, 遂为汉魏六朝乐府之祖, 古人之不 得志于君臣朋友者, 往往寄遥情于婉娈, 结深怨于蹇 修, 以序其忠愤无聊缠绵宕往之致。……吾故曰: 义 山之诗, 乃风人之绪音, 屈、 宋之遗响, 盖得子美之深

而变出之者也。 ” 李商隐诗中既表达出屈原 《离骚》 忠 愤难抑, “ 寄 遥 情 于 婉 娈, 结 深 怨 于 蹇 修” 的情感内 容, 也借用了 《离骚》 的 “美人香草” 的原型意象。 唐大中元年三月到大中二年秋, 李商隐到桂林 依郑亚幕府, 往返于楚地, 留下了一系列咏叹屈、 宋 与楚地风物的作品。其中有 《楚宫》 一诗云: 湘波如泪色 , 楚厉魂迷逐恨遥。枫树夜猿 愁自断, 女萝山鬼语相邀。空归腐败犹难复, 更困腥 臊岂易招。但使故乡三户在, 彩丝谁惜惧长蛟! 诗人途经潭州, 正是端午时节, 看到南楚乡人以 五色丝线与楝叶包裹粽子投之汨罗江水中, 以祭悼 屈原, 于是感慨系之。借眼前江边之青枫与山间之 猿啼的凄迷景 象, 渲染出屈原 《九 歌?山 鬼》 奇幻氛 围, 以追忆当年屈原行吟江畔的悲愤之情, 又感同身 世, 在表达对屈原精神的钦敬之意的同时, 也寄寓了 诗人自己的几分现实遭际的悲慨。李商隐在仕途上 有许多委屈, 也有许多怨愤, 但是他没有生硬地套用 屈原 “发愤抒情” 的模式, 而是以自己独特的生命感 受来借用 “香草美人” 意象, 突破了 “君子比德” 的模 式。以下面这首 《无题》 诗为例: 重帏深下莫愁堂, 卧后清宵细细长。神女生涯 原是梦, 小姑居处本无郎。风波不信菱枝弱, 月露谁 教桂叶香?直道相思了无益, 未妨愁怅是清狂。 诗中的美人是一位深闺待嫁的女子, 独守空堂 而寂寞难耐, 自己在变幻如梦的生涯之中, 一直孤立 无依。 “风波” 、 “ 月露” 两句, 实喻人生坎坷, 无人赏 识, 故明言之: 与其相思未了, 不妨直抒愁怅, 自我清 狂。所以何焯 《李义山诗集辑评》 说: “ 义山 《无题》 数 诗, 不过自伤不逢, 无聊怨题。此篇乃直露本色。 ” 刘 学锴、 余恕诚两先生在 《李商隐诗歌集解》 中对这首 诗加 按 语 云: “义 山 沦 贱 艰 虞, ‘内 无 强 *, 外乏因 依’ , 仕途 坎 坷, 屡 遭 朋 党 势 力 摧 抑, 而未遇有力援 助, 故借 菱 枝 遭 风 波 摧 折, 桂 叶 无 月 露 飘 香 寓 慨。 ……何焯谓此首 ‘直露本意’ , 可称知言。要之, 作直 赋其事解则意晦, 作比兴托寓解意反显, 最足以说明 此诗之寄托性质。 ” 借男女相思以寄托政治理想, 这 种方式本源于屈骚, 但这里不似屈骚式君子 “比德” 的审美方式, 而是把 “美人” 作为一个完整而生动的 艺术形象细致描绘, 使心灵深处的情感意绪能够通 过这一完整的艺术形象展露出来。 李商隐 将 “香 草 美 人” 意象所表达的诗意朦胧 化, 不似屈骚式的直露, 含蓄的意义处于似与不似之 间。他自称 “楚雨含情皆有托” , 但是否有寄托, 常使 人难于判断, 以至于有 “一 篇 《锦 瑟》 解 人 难” 之 叹。 钱钟书先生在 《谈艺录》 中论及李商隐 《锦 瑟》 诗时 说: “ 《锦瑟》 一篇借比兴之绝妙好词, 究风骚之甚深 亦吾国此体之绝群超 密旨, 而一唱三叹, 遗音远籁,

文 艺 学 研 究
论 李 商 隐 对 楚 辞 的 接 受 孟 修 祥

万方数据  

! "#$ " %

! ! "

伦者也。 ” 《锦瑟》 诗因其意象之朦胧而难于索解, 是 否真有寄托, 至今仍然见仁见智, 莫衷一是。即便是 被人们认为形象鲜明, 诗意不怎么朦胧的下面这首

迢递城高百尺楼, 绿杨枝外尽汀洲。贾生年少 虚垂涕, 王粲春来更远游。永忆江湖归白发, 欲 地入扁舟。不知腐鼠成滋味, 猜意鸳雏竟未休! 诗人登楼感怀, 借用贾谊青春年少、 才华横溢时 被贬长沙, 王粲避乱荆州而依刘表却不被刘表重用 的故事, 抒写自己忧愤国事的情怀和 “欲回天地” 的 抱负, 还来不及到功成身退的时候, 却遭到如此排挤 打击。连树立功名的机会都没有, 而被醉心利禄的 人们所猜疑。诗的结尾在表达对朋党势力不屑一顾 的态度中, 又多少含有一些政治理想失落的生命苦 涩。 诗人常因政治理想的落空弄得苦恼不堪, 类似 于屈原因 “美政” 理想的无法实现而内心充满愁情苦 思, 虽然这种境况对诗人是一种痛苦的折磨, 却促成 了诗人 创 作 的 思 想 深 度 与 大 家 气 度。王 蒙 先 生 在 《对李商隐及其诗作的一些理解》 一文中指出: “ 有政 治与无政治, 诗的气象与诗人的胸怀是大不相同的。 一个完全不涉政治的侧词艳曲的作者, 不可能获得 那种思兴 衰、 探 治 乱、 问 成 败、 念 社 稷、 忧苍生的胸 怀, 不可能获得那种与历史与世界与宇宙相通的哲 学的包容, 不可能达到那种亦此亦彼、 举一反三的感 情深处的通融, 不可能达到那种幽深复杂、 曲奥无尽 的境界。有什 么 办 法 呢?李 商 隐 在 政 治 上 是 失 败 的, 甚至连失败都谈不到, 因为他根本没有获得过一 次施展政治抱负、 哪怕是痛快淋漓地陈述一次政治 主张的机会。但这种无益有效的政治关注与政治进 取愿望, 拓展了、 加深了、 熔铸了他的诗的精神, 甚至 连他的爱情诗里似乎也充满了与政治相通的内心体
! “香草美人” 在屈骚中就与政治之恋紧密相联 验。 ” [ ]



文 艺 学 研 究
论 李 商 隐 对 楚 辞 的 接 受 孟 修 祥

《无题》 诗, 也并不能说诗中就没有一点政治失意后 的人生感慨, 和理想失落后于心不甘而执著追求的 意念。 相见时难别亦难, 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 丝方尽, 蜡炬成灰泪始干。晓镜但愁云鬓改, 夜吟应 觉月光寒。蓬山此去无多路, 青鸟殷勤为探看。 诗中渲染了相见无期的惆怅, 百花凋零的凄凉 景象, 形象描写出两人之间的刻骨相思、 至死不渝的 深情, 以及为对方之处境和愁绪体贴入微的关爱, 明 知前途无望, 却仍是一往深情, 这一切已超出一般意 义上的男女爱恋之情, 特别是 “春蚕” “ 蜡炬” 一联, 人 们感悟到的已是 “鞠躬尽瘁, 死而后已” 的形象化的 说法。所以, 姚培谦 《李义山诗集笺注》 指出: “ 此等 诗, 似寄情男女, 而世间君臣朋友之间, 若无此意, 便 泛泛与陌路相似, 此非粗心人所知。 ”诗意能指的范 围远超出其所指, 这也许是李商隐当时始料未及的。 杭世骏 《李义山诗注序》 云: “ 楚语含情, 银河怅 望, 玉烟珠泪, 锦瑟无端, 附鹤栖鸾, 碧城有恨, 凡其 缘情绮靡之微词, 莫非阨塞劳愁之寄托。 ” 李商隐作 品中的 《离骚》 式的 “阨塞劳愁之寄托” , 全在于他非 常关注政治并希望在政治上有所作为的缘故。 李商隐一生写过不少政治诗, 有的直露, 有的含 蓄。甘露事变是晚唐时代的一次重大的政治事件, 事件发生后, 李商隐写了著名的 《重有感》 , 表露出强 烈的政治观照, 就写得很直露: 玉帐牙旗得上游, 安危须共主君忧。窦融表已 来关右, 陶侃军亦次石头。岂有蛟龙长失水, 更无鹰 隼与高秋。昼号夜哭兼幽显, 早晚星关雪涕收。 正是因为有 “安危须共主君忧” 的国家意识, 对 当时由于宦官专权, 文宗完全成了有名无实的皇帝 这种朝廷危机充满忧患、 焦急与愤郁之情。幸有强 蕃刘从谏上表请皇帝清君侧, 宦官们方才有所收敛。 诗人关心国政, 感情急切, 促成了整首诗在表达语气 上都很显得急促, 至于蕃镇勤王之举在当时是否可 以达到良好的政治效果, 作为一介书生的李商隐恐 怕难以 有 这 种 政 治 家 的 预 见 性。有 强 烈 的 政 治 热 情, 却无有效的政治方略, 这是诗人们的共同特点。 缺少政治家的理性与方略的诗人, 很容易与社会现 实环境形成冲突。政治理想的期望值过高, 理想的 失落之不可避免, 常常成为诗人抒写怀才不遇人生 感慨的一种内在情感的驱动力。 唐文宗开成三年, 李商隐做了泾原节度使王茂 元的女婿 后, 应 博 学 宏 词 科 考 试 不 中, 于是感慨万 端, 作 《安定城楼》 :

系, 在李商隐的诗作中也是如此, 精神上直承屈骚, 只不过在表述的方式上有了变异而已。

二、 叙 “高唐” 故事, 寓感伤于艳情
李商隐诗中弥漫着的感伤情绪, 给读诗者以强 烈印象。这种感伤情绪与他坎坷曲折的人生经历密 切相关。 家道中落, 饱尝人世凄凉。艰难 "岁丧父, 成人后, 又仕途坎坷, 屡试不第。一生十寄幕府, 如 浮萍般漂泊无着, 加上被卷进激烈的党争之中, 受尽 排挤之苦。中年丧妻, 又增加人生之不 幸, 直到# $ 岁在病中告别人世, 结束悲剧性的一生。李商隐生 活在人 世 间 几 乎 没 有 什 么 令 他 为 之 得 意 兴 奋 的 时 候。加上政治腐败, 国运日衰, 整个社会处在严重危 机之中, 这使他抒写的感伤情怀自然成为晚唐时代 具有代表性的末世之叹。 相比屈、 宋, 李商隐更接*于与自己身世遭遇、

万方数据  

! "#$ " %

! ! "

性格气质相似的宋玉。从李商隐作品中, 反复言及 宋玉的身世遭际, 借用宋玉作品中的意象和创作模 式来看, 他把宋玉视为异代知己而自觉地走*宋玉, 感受宋玉的生命历程, 体味他的创作特色, 借用宋玉 笔下的人物、 意象、 故事, 从而自觉地走*宋玉。 《席上作》 云: “ 淡云微雨拂高唐, *殿秋来夜正 长。料得也应怜宋玉, 一生唯事楚襄王。 ” 此诗原注: “予为桂州从事, 故府郑公出家妓, 令赋高唐诗。 ” 所 以刘盼遂 《李义山诗说》 为之作阐释云: “ 料想家妓应 怜宋玉之*生只奉侍襄王一人, 而自己所侍奉者却 无定主。诗人同情家妓被驱逐的不幸遭遇, 同时也 流露了自己的身世之慨, 既感叹自己不像宋玉之终 生事一主, 而是到处迁徙, 那景况也过如家妓而已。 ” 《宋玉》 云: “何事荆台百万家, 唯教宋玉擅才华。 楚辞已不饶唐勒, 风赋何曾让景差!落日渚宫供观 阁, 开年云梦送烟花。可怜庾信寻荒径, 犹得三朝托 后车。 ” 许 多 学 者 认 为 此 诗 是 以 宋 玉 自 况, 其实是 荆楚 “自伤无宋玉之遇” 。 诗的前四句已表述甚明, 百万才子, 唯宋玉一人才华为最, 即便有才如唐勒、 景差者, 皆所不及。诗人在此把杜甫 “摇落深知宋玉 悲” 的诗意反其意而用之, 说自己才比宋玉, 经历敬 宗、 文宗、 武宗三朝, 皆不遇, 宋玉尚能作楚王之文学 侍臣而托于王之后车, 而自己只能寄迹幕府, 坎坷终 身。 一名才华横溢且富于理想抱负的诗人, 遭遇不 偶, 却又于心不甘, 愁情苦思无处发泄, 地经故楚, 有 时面对旧时离宫, 江天暮雨, 触景生情, 竟是发出沉 重的 《楚 吟》 : “ 山 上 离 宫 宫 上 楼, 楼 前 宫 畔 暮 江 流。 楚天长短黄昏雨, 宋玉无愁亦自愁。 ” 当然, 这与李商 隐在楚地的实际感受是密切相关的, 权德舆 《送张评 事赴襄阳观省序》 云: “群贤以地经旧楚, 有 《离骚》 遗 风, 凡今燕軷歌诗, 惟楚辞是学。 ” 李远有 《送贺著作 出宰永新序》 亦云 “其俗信巫鬼, 悲歌激烈, 呜呜鼓角 鸡卜以祈年, 有屈宋之遗风焉。 ” 这说明, 在唐代楚地 仍巫风盛行, 屈宋之遗风甚浓, 给往来于楚地的迁客 骚人之感受颇深。李商隐在大中元年三月到大中二 年秋这段时间往返于楚地的经历, 对他感受屈、 宋遗 风, 更深地体味楚辞的地域文化特色, 起了非常大的 影响作用。 宋玉与李商隐, 都是怀才不遇的失意文人, 都具 有多愁善感的性格特点, 他们都愤慨于统治者的荒 淫腐朽, 却只能婉言以讽, 关心国家命运, 幻想成为 末世的拯救者而又无能为力。性格的软弱性决定了 他们只能沉溺于个人不幸命运的痛苦之中, 并把这 种痛苦放在内心反复咀嚼而使其心灵变得愈加敏 感。因此, 感伤成了他们诗歌的非常鲜明的一个特 点。值得注意的是李商隐特别喜欢宋玉笔下的高唐
[ ] !

神女故事, 把感伤的情绪放在一个特殊的艳情故事 中反复加以咏, 构成了 “高唐神女系列” 现象, 范德机 《诗学禁脔》 称其为 “高唐格” 。 “淡云 轻 雨 拂 高 唐, * 殿 秋 来 夜 正 长。 ” ( 《席 上 作》 ) “瑶姬与神女, 长短定何如? ” ( 《木兰》 ) “岂知为雨为云处, 只有高唐十二峰。 ” ( 《深宫》 ) “如何 一 梦 高 唐 雨, 自 此 无 心 入 武 关? ” ( 《岳 阳 楼》 ) 诸如此类的句子还可以列出一些, 那么, 李商隐为何 对宋玉的高唐神女的故事特别感兴趣呢?事实上, 他对故事本身是持怀疑态度的。 “非关宋玉有微词, 却是襄王梦觉迟。一自高唐赋成后, 楚天云雨尽堪 疑。 ” ( 《有感》 ) 既然对其本事都持怀疑态度, 为何又 反反复复而津津乐道呢?这恐怕在很大程度上是心 理因素在起作用, 一个性格弱化者的自慰情结在起 作用。感伤情绪似乎与性格弱化者有一种天然的联 系, 它常常成为人生不幸者情感表露的主要特征, 伴 随而生的, 便是对艳情的过分倾心, 艳情构成了感伤 情绪的补偿形态和人生苦恼的安慰方式。王逸 《楚 辞章句》 云: “美女鲜好可以安意舒缓忧思” , “ 美好之 女可以静居安精神” “美女可以忘忧去怨思” , 。张采 田 《李义山诗辨正》 评李商隐 《席上作》 云: “ 藉高唐关 合席上家妓, 并自己感怀之意, 亦寓其内, 深处正未 可测。 ” 虽然高唐神女是一个虚幻的形象, 但是她与 楚王的情爱故事具有现实生活的指代性。李商隐有 《楚宫二首》 , 其一咏高唐神女故事云: “十二峰前落 照微, 高唐宫暗坐迷归。朝云暮雨长相接, 犹自君王 恨见稀。 ” 其二紧接着描绘的是自我在现实生活中的 艳情之事: 月姊曾逢下彩蟾, 倾城消息隔重帘。已闻! 响 知腰细, 更辨弦声觉指纤。暮雨自归山峭峭, 秋河不 动夜厌厌。王昌且在墙东住, 未必金堂得免嫌。 胡以梅云: “此直赋艳情之词也。言月姊曾下蟾 想 相逢, 今相顾消息隔在重帘之内, 但闻 ! 响弦声, 象其腰细指纤之妙耳。从行暮雨而言归, 山亦为之 悄悄寂寥; 继望秋河而知天孙不渡, 只觉其厌厌之夜 长乎?但恐置身如王昌, 在莫愁东家金堂之畔, 动他
" 人之嫌。不能永恰欢情也。 ” [ ] (! ) # $ %

文 艺 学 研 究
论 李 商 隐 对 楚 辞 的 接 受 孟 修 祥

本来李商隐在写

艳情时, 喜欢采用特殊的隐喻方式, 抒情对象总与诗 人有着阻隔与距离, 高唐神女故事的时间距离与其 虚幻性, 正好适合了抒情时距离与阻隔的审美需要。 这样做的结果, 一方面避免了杜牧 “十年一觉扬 州 梦, 赢得青楼薄幸名” 的自弃式的颓废化、 世俗化, 创 出一种具有爱情意义的高尚境界; 另一方面, 使诗的 境界具有多重的暗示性和丰富的歧义性。 寓感伤于艳情的现象背后, 是有其心理依据的。

万方数据  

! "#$ " %

! ! "

第! "卷第#期 ! $ $ !年%月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荣格认 为: “每 个 男 人 自 身 中 都 带 有 永 恒 的 女 性 形 “温飞卿词精妙绝人, 然类不出乎绮怨。 ” “绮怨” 二 象, 不是这个或那个具体女人的形象。这一形象基 本是无意识的, 它总是被无意识地投射到所爱的异

广西民族学院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 " # $ % & ’" () # & % ) * +# % + , $ . + / 0(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1 * 2 ( . ) 1 2 ( 3 / 2 34 0 ( 5 ( * / , -.

, " ’ 1 ! "% "1 # 1 4 & 6 ! $ $ !

字恰可用来概括晚唐诗词的审美特征。所谓 “绮” , 指香软、 婉媚的艳情主义的一面; 所谓 “怨” , 指苦恼、 哀惋的 感 伤 主 义 的 一 面。这 正 是 感 伤 与 艳 情 的 回 归, 但这 绝 非 是 一 种 简 单 的 楚 辞 情 感 主 题 的 回 归。 从诗的个体意象来看, 它优美、 柔媚而绰约多姿, 给 人以强烈的审美感受, 但从由个体的意象组合为整 体的意蕴看, 所表现出的审美效应则是凄凉哀怨的。 可以说, 那时的诗人几乎都具备一幅绮情艳笔, 又都 有表现人生苦恼与哀怨的敏感与才能。诗人们内心 的冲突与紧张情绪不能在现实生活中消除, 从而形 成一种内在的挫折, 这种内在性的挫折成了诗人们 进行创作的内驱力, 以驱使他们一次又一次地从现 实的失败中返回内心, 从而在诗词中为自我创造一 个世界。以温庭筠为代表的花间词人以俗为美, 化 美为媚, 从自身寻找失落的尊严, 发展自己与世不合 的强烈个性, 将满心的苦闷压抑和鲜明的个性溶入 作品, 在创 造 的 世 界 里 吐 露 心 声, 抒发苦闷抑郁之 情, 从而直现自身。李商隐也正是在那个特定的时 代, 孕育 了 他 “已 闻 佩 响 知 腰 细, 更 辨 弦 声 觉 指 纤” 的敏锐的审美感受。他的感伤压抑的心态自然也就 成了他幻想的最佳心态。他没有屈原式的强烈的政 治思想内 涵, 也 没 有 宋 玉 式 的 感 伤 中 的 风 流 倜 傥。 他的情感是丰富而敏感的, 从容不迫而又细致入微 地观照现实的悲剧和心灵的优美, 展示出 “红楼隔雨 相望冷, 朱箔飘灯独自归” 的清绝冷隔, 可望不可及 的凄艳之美和 “春蚕到死丝方尽, 蜡炬成灰泪始干” 的刻骨相思, 至死而方休的深永之悲。诸如此类的 作品, 真可谓 “ 喜 读 之 可 以 佐 歌, 悲读之可以当
# 哭。 ” [ ]

文 艺 学 研 究
深 沉 庄 重 意 趣 悠 远 刘 跃 敏

性身上, 并形成强烈的吸引或厌恶的主要原因之 一。 ”
[ ] (! ) " # "

按照这种说法。每个人天生就具有异性的

某些特征, 从心理学的角度而论, 人的情感与心态总 具有两性的倾向。宋玉长期的侍臣生活与李商隐长 期的幕僚生活, 养成了他们性格的软弱性与心理的 好感伤性, 长期惟命是从的生活方式, 加深了他们对 女性心理的认同。使他们特别注重对女性形态与言 行的细致观察, 对女性心理的深层揣摩。李商隐倾 心于宋玉笔下的高唐神女故事, 正显现出他与宋玉 心理的女性化特点非常相似的一面。

三、 余论
李商隐代表了晚唐诗人非常突出的一种文学选 择: 感伤与艳情。而这种文学现象与晚唐的时代气 候密切相关。法国艺术史家丹纳在其 《艺术哲学》 中 有段名言: “自然界有客观存在的气候, 气候的变化 决定这种那种植物的出现, 精神方面也有它的气候, 气候的变化决定这种那种艺术的出现。 ” 这也就是刘 勰 《文心雕龙》 “ 文变染乎世情, 兴废系乎时序” 的说 法。韩渥 《哭花》 诗云: “ 曾悲香结破颜迟, 今见妖红 委地时。若是有情怎不哭?夜来风雨葬西施。 ” 李商 隐 《暮秋独游曲江》 亦云: “ 荷叶生时春恨生, 荷叶枯 时秋恨成。深知身在情长在, 怅望江头流水声。 ” 这 两首诗都展示出美好事物被摧残、 被破坏的景象, 面 对这种景象, 诗人们无可奈何, 在哀惋感伤, 一片灰 暗的情调中, 正折光式地反映出晚唐时代的某些本 质的东西。 盛唐人的诗歌我们是熟悉的, 他们也有苦恼和 感伤, 但是 “宁为百夫长, 胜作一书生” 的雄心, “ 忘身 辞凤阙, 报国取龙庭” 的壮举, “ 仰天大笑出门去, 我 辈岂是蓬蒿人” 的自信与自豪, “致君尧舜上, 再使风 俗淳” 的抱负, 便构成了积极向上纵目四野的盛唐精 神。但是, 在晚唐诗人的作品中就觉得情味迥异了, 从他们的作品中几乎随处都可以感触到一种时势的 危机和对人生与社会的感伤。这并不是说晚唐诗人 的诗词中没有如杜牧式的 “*生五色线, 愿补舜衣 裳” ( 《郡斋独酌》 ) 和温庭筠式的 “经济怀良画, 行藏 识远图” ( 《抒怀百韵》 ) 之类的诗句。但就整体的时 代精神与心理而论是压抑的灰色的。他们一方面因 理想失落, 社会变得毫无希望而苦恼、 感伤, 另一方 面又需要排解内心的压抑、 感伤与艳情, 楚辞中情感 主题似乎来了一次回归。刘熙载 《艺概 ? 词曲概》 云:

[参





献]

[ ] 王蒙" 对李商隐及其诗作的一些理解 [ ] 文学遗产, 7 # " 7 % % 7 " [ ] 刘学锴" 李商隐与宋玉— — —兼论中国文学史上感伤主义传统 [ ] ! # " 文学遗产, 7 % 8 9 " [ ] 刘学锴, 余恕诚" 李商隐诗歌集解 ( ) [$] 北京: 中华书局, : ! " 7 % % 8 " [ ] 霍尔等著, 冯川译" 荣格心理学入门 [%] 荣格文集 (7 [&] 北 " " 9) " 京: 三联书店, 7 % 8 9" [ ] 陈本义" 屈辞精义" 顾莼批语 [’ ] # "

收稿日期 ! $ $ ! ; $ : ; $ # [责任编辑 廖智宏] [责任校对 黄世杰]

[作者简介] 孟修祥 ( ,男, 文学硕士, 湖北荆州 7 % # < ;) 师范学院文学院院长、 教授。湖北荆州, 邮编: 。 " : " 7 $ "

万方数据  

! "#$ " %

! ! "

论李商隐对楚辞的接受
作者: 作者单位: 刊名: 英文刊名: 年,卷(期): 引用次数: 孟修祥 湖北荆州师范学院 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JOURNAL OF GUANGXI UNIVERSITY FOR NATIONALITIES(PHILOSOPHY AND SOCIAL SCIENCES EDITION) 2002,24(5) 0次

参考文献(5条) 1.王蒙 对李商隐及其诗作的一些理解 1991(1) 2.刘学锴 李商隐与宋玉-兼论中国文学史上感伤主义传统 1987(7) 3.刘学锴.余恕诚 李商隐诗歌集解 1998 4.霍尔.冯川 荣格心理学入门 1987 5.陈本义 屈辞精义.顾莼批语

相似文献(5条) 1.学位论文 段周薇 唯美主义视野下的李贺和李商隐诗歌艺术的比较 2009
李贺和李商隐分别是中晚唐重要的诗人,本论文在唯美主义视野下对李贺和李商隐的诗歌艺术进行比较。首先简要地介绍美学(Aesthetic)的词汇来源和19世纪晚期的欧洲唯美主义运 动及其代表人物王尔德。接着探讨二位诗人各自的人生经历及其对创作的影响。李贺寿短才高,志大却仕途失意,一方面他涉世不深,使得其奇情幻彩未被生活磨尽,在诗歌中得到充分地 挥洒;另一方面,他的诗艺在短暂的人生中还来不及成熟,所以有“生”、“硬”的特点。而李商隐的人生,同样才高失意,但他的年岁长且经历丰富,长期辗转各个幕府,加之他的个性 较为收敛,因此诗艺在苦难中玉汝而成的同时,政治思想也比李贺成熟得多,带有圆融之美。其次,揭示“二李”擅长的诗体所带来的利弊。总的说来,乐府诗有利于李贺情绪大开大合 ;律诗则是李商隐雕刻内心宇宙的方寸场地。但乐府诗本身的叙事特征,使得长吉的诗作容易暴露“少理”的不足;相反,律诗对逻辑连贯的要求不太明显。因此,即使李商隐的诗歌意象 同样具有内心化和非逻辑的特点,然而读者不觉其少理。接着进一步分析二人对《楚辞》艺术手法的选择性继承和发展。在这点上,李贺的诗歌有两个独特之处:对死亡的焦虑以及审丑的 奇和畸美。诗人对死亡的必然——时间流逝感到焦虑,他积极幻想而构造的鬼域达到了很高的美学境界。李贺诗歌的怪诞奇诡意象的使用来源于《楚辞》,即刘勰《文心雕龙·辩骚》所谓 的“奇”,它与波德莱尔诗歌的审丑类似:以丑为美。李商隐的诗歌运用了“香草美人”手法和发展了由楚辞开创的咏物诗。最后,探讨二人诗歌的修辞和韵律。在李贺这边,在钱钟书《 谈艺录》所谈到的代词和通感以及陶文鹏关于设色的研究成果基础之上,进一步深入研究其艺术思维:求奇的陌生化和追求表层的直觉思维。代词和通感的运用造成王国维所说的阅读感受 的“隔”和历代诗论家谈到的审美效果“奇”,这是中国式古典诗歌的形式主义的陌生化。李商隐诗歌的修辞、韵律和李贺诗作的现代魔幻感相比,是中国式唯美思想“艺术人生化”的写 照。

2.学位论文 殷志芳 论庾信创作对《楚辞》的接受 2007
庾信的文学创作与《楚辞》的关系,前人早有所论及,例如唐张说《庾信宅作》,李商隐《过郑广文旧居》、《宋玉》等诗,都论及了庾信与《楚辞》的重要作家宋玉的关系;清人洪 亮吉、孙梅,*人刘师培、钱钟书等所论则涉及到了庾信作品与屈原作品的关系。但由于我们旧时使用的文学批评方式主要是靠灵感的捕捉而不是凭借逻辑论证得出结论,凭艺术直感的批 评方法,没有严密的概念理论来作指导,就会导致这两者之间具体有什么联系显得较模糊,较笼统。当代人对这一问题的研究还鲜见,这在当代庾信研究中不能不说是个遗憾。在前人的基 础上,我借鉴当代学者的一些方法,例如量化分析和比较评价,特别是比较评价,对庾信创作对《楚辞》的接受做一个全面的分析和论述。主要包括: 一,庾信赋对《楚辞》的继承。由于生活贫乏的个人局限和当时文坛注重《楚辞》艳逸风格而轻视其思想内容的时代局限,使得庾信前期赋对《楚辞》的继承不得不停留在“猎其艳辞 ”的初级阶段。入北之后,家国之悲和身世之感使他的作品在思想、精神上上薄屈宋,如《枯树赋》与《橘颂》,都是借物(植物)喻人,都有“深固难徙”的眷恋故土的情感。《竹杖赋》 、《邛竹杖赋》则继承了《楚辞》“士不遇”主题,这两篇赋中所要表现的正是离开南梁,失去梁武帝父子的赏识,在北朝又找不到知音的苦闷。后期赋的代表作《哀江南赋》与《楚辞》 的关系,可以从三个方面论述:其一,《哀江南赋》在从史诗转变为哀歌过程中所起的作用。《天问》具有史诗的特点,《离骚》则是史诗创作失败而向哀歌转变的滥觞,《哀江南赋》虽 有史诗的结构与气魄,但其创作目的奠定了其哀歌的基调和性质;其二,《哀江南赋》与《天问》关于天人思想方面有相通之处;其三,《哀江南赋》与《哀郢》,是中国哀都主题诗歌上 的“双璧”。 二,庾信作品意象与《楚辞》。(一)秋意象和悲秋心理(主要以宋玉的《九辩》为比较对象)。庾信与宋玉身份相似,同为文学侍从,两人同样具有柔弱的性格。在庾信作品中有大量来 自《九辩》中的悲秋词句。(二)女性意象和以女子自比,楚国楚地的阴柔型文化决定了屈宋都喜欢以女性喻男性,特别是以男女之情喻君臣之义。庾信的作品中也有大量的女性出现,以美 人喻君,以美人自比。 三,庾信作品与《楚辞》关系之外证。其一,两者在字句方面(楚语)、历史典故方面(楚事)、植物方面(楚物)有相似。其二,庾信作品在创作手法及风格方面和《楚辞》的相似,如 “兮”字句与结尾乱辞,是对《楚辞》特征继承的余绪。比兴寄托和反复致意的表现手法,沉郁的风格,是他入北之后对《楚辞》这两个明显特征的自觉继承。其三,从后人的评论看庾信 作品对《楚辞》的接受,都有承前启后的作用,《楚辞》承《诗》而启汉,庾信集六朝大成而启唐;都有新变的特点,《楚辞》的领袖人物——屈原的作品异军突起,庾信则在创作手法上 变化迭出;两者的作品都充满着“逸”与“气”;都以怨写诗,《诗品》所勾勒出的脉络显示了庾信怨诗的来源之一就是《楚辞》。 四,时代风气、地域关系、庾信本人对《楚辞》作家及作品的认同和追慕。庾信时代,是文学独立于经术的时代,当时人把《楚辞》作为纯文学的作品而非经术来学*,主导人物是萧 统、萧纲和萧绎。庾信常年在三人手下任职,文学思想必然会受到他们的影响。庾信生于江陵,长于江陵,是楚人,且两居宋玉故宅,对《楚辞》必然有极深的感情。庾信和屈原一样,都 担任过外交性质的官员,有共同的“使臣情结”。 通过以上分析,得出以下结论: 其一,庾信对《楚辞》的接受是多方面的,在他的诗、赋、文中均有体现,并且接受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有的接受整体,有的撷取局部;有的显白直露,有的隐晦含蓄。 其二,庾信对《楚辞》的接受,不光是其艺术上的继承,更是精神上的共通。他的创作,不仅效仿了《楚辞》的艺术形式,而且更偏重于对《楚辞》精神的汲取,把《楚辞》的精神实 质渗透到了创作中。 其三,庾信对《楚辞》的接受,是分阶段的,不同时期、不同身份、不同处境下的作者从《楚辞》中感受到的艺术风格和思想精神是不一样的。

3.学位论文 李愚镛 杜牧诗歌研究 2007
杜牧是晚*艹龅氖耍谔拼成嫌昧酥匾牡匚唬比顺莆靶《拧保员鹩诙鸥Γ忠蛴胪贝死钌桃朊怀莆靶±疃拧薄6拍烈嗌莆模阪槲闹匦绿返耐硖 ,坚持古文创作而颇有成就。本文为杜牧诗歌的整体性研究,分析诗歌的渊源、内容、成就、影响,探讨杜牧在晚唐诗坛上的地位和意义。现存杜牧诗除唐人裴延翰编次的《樊川文集》前 四卷比较可靠外,宋代以后编次的《外集》、《别集》等多有非杜牧之作混入。今人作了很多辨伪工作,本文在这些考证的基础上,对可靠的杜牧诗进行分析,力求对杜牧诗歌有新的认识 和见解。 全文共分为七章。第一章《绪论》,简述研究方向,评述以往的研究成果。有关杜牧已有十余种专著和四百多篇研究论文。其研究成果,八十年代以后更突出。专著主要是传记、美学 、综合研究等方面;研究论文主要是生*思想、文学思想、诗文研究、考证(辨伪、系年)等方面。其中,杜牧的卒年、杜牧对元白的批评、杜牧与牛李党争的关系等,一直是研究者比较关 注的问题。 第二章《创作背景》,论述杜牧诗歌的渊源、生*和卒年。杜牧创作的渊源有很多方面,本文主要从家世渊源和文学渊源两方面进行分析。杜牧继承了祖父杜佑经世致用的家学传统 ,注重实用。他非常关心国事,文学创作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他在《罪言》、《原十六卫》、《守论》、《战论》等文章中,发表了很多精辟的政治、军事见解;在《感怀诗》、《郡斋 独酌》、《早雁》等诗歌中,反映了藩镇割据、边患频仍、民不聊生的现实。在文学渊源方面,杜牧受到了《楚辞》、李白、杜甫、韩愈的影响,其中韩愈对杜牧影响最深。 关于杜牧的卒年,历来有不同的说法。新、旧《唐书》本传说杜牧卒年五十,而未言卒于何年。杜牧《自撰墓志铭》撰于宣宗大中六年十一月十日稍后,刘崇远《金华子杂编》云,杜 牧自撰墓志铭后“逾月而卒”,杜牧应卒于大中六年十二月,而大中六年十一月十八日为公元853年元旦,因此杜牧的卒年应是公元853年。

第三章《杜牧的文学思想》,探讨杜牧在文学创作上的见解和主张。杜牧在《答庄充书》中提出“文以意为主”之说。在文章的内容与形式关系方面,他强调的是内容。语言形式为内 容服务,反对片面追求华丽辞藻的形式主义倾向。他很重视韩愈和柳宗元的文学成就,他的散文创作实践,事实上就是中唐古文运动的继续。在诗歌方面,杜牧创造出自己特有的风格。他 在《献诗启》中阐述,自己追求的是“高绝”,即独辟新的境界,既不受晚唐浮浅轻靡的诗风,也不因袭古人。在《李贺集序》中,杜牧高度评价李贺诗多样化的风格和语言表达技巧,同 时指出在文辞的奇丽方面李贺诗超过《楚辞》,但思想内容方面不如《楚辞》。 这一评价反映了他“文以意为主”的一贯观点。杜牧对当时广为流行的元、白“元和体”诗(包含艳诗)深表不满,认为“淫言媒语”。这与杜牧重视诗歌的政治教化作用的文学观有关 。但杜牧自己也有狎妓之举和诗篇,因此引起了后人的争议。 第四章《杜牧诗歌分类与内容》,从五个方面进行论述。第一节为忧国忧民。处在内忧外患的晚唐时期,杜牧有忧国忧民的情怀和经邦济世的抱负。杜牧认为当时国计民生中最重要的 问题,就是藩镇跋扈和外族侵陵,主张削*藩镇,加强统一,收复失地,巩固国防。此外,揭露朝廷腐败、权臣乱政,表现了对国事的忧思。第二节为咏史怀古。这类诗,或直接议论史事 ,或借古讽今,或怀古寄慨,在晚唐咏史诗中,有很多具有代表性的作品。第三节为妇女题材的诗。这类诗大体又可分为两种:一是关心和同情妇女的不幸命运,这些诗有一定的社会意义 ;一是描写与妓女、少女产生的爱情,这些诗思想意义虽然不大,但能反映出一个人生活、思想的某个方面,对了解杜牧也不无价值。第四节为写景抒情。在情景交融中,或即景生情,或 触景寄慨,充满诗情画意。第五节为亲朋好友间的酬答寄赠。此类诗,数量很多,诗人自己从多角度感慨抒怀。 第五章《杜牧诗歌的艺术成就》,从诗歌的体裁,论述杜牧的古诗、律诗和绝句。杜牧诗歌以俊爽、雄姿英发的风格自成一格。古诗受杜甫、韩愈的影响,善于叙事议论,格调豪健跌 宕,在晚唐诗人中自成一家。律诗,能于拗峭之中,具有风华流美之致,既气势豪宕而又情韵缠绵。绝句,意境幽美、韵味隽永,成就最高。尤其是咏史绝句,议论警拔,翻新出奇,有许 多名篇。 第六章《后世的影响及评价》,论述杜牧对后世的影响以及后人对杜牧的评价。杜牧在当时享有很高的声誉,不少他的诗文广为流传。杜牧的影响,虽没有李商隐大,但在杜牧之后的 有关文史资料中可以发现,他对后世的影响是不少的。宋、元、明、清的许多文人在诗词中经常借用杜牧的诗句和诗意,凭吊杜牧。历代评论家对杜牧诗歌的成就、杜牧的才气、诗文兼擅 的才能,都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第七章《结论》,对全文作了简要的概括,同时评价杜牧在晚唐诗坛上的地位和意义。 另外,本文将杜牧诗歌的辨伪、系年以及研究论文类编附录于后,并整理今人对杜牧诗歌的研究成果。

4.期刊论文 郝倖仔.Hao Xingzai 李商隐与屈原悲剧比较论 -江淮论坛2005(5)
李商隐通过撷取屈赋文句和楚辞视野表达对屈原悲剧性的理解与认同,行似折射神合与"端午·楚地"的时空交点产生的历史机缘使二人悲剧感得以贯通,但在文本书写和情意表达上又有 不同,包括娱忧与饮酒文字、惯性感伤与诗歌转折结构、抑郁排遣与幻境描写、仕隐二重心态以及取象、造境、诗歌样式等方面的差异,显示出不同的悲剧形态:屈原是崇高的壮美,李商隐是 哀婉的秀美.差异的成因包括地位悬殊、宗教影响、最后的结局、后人的接受态度以及生命力感的刚韧之别.

5.学位论文 张小丽 宋代咏史诗研究 2006
咏史诗是以历史为题材的诗歌,在中国古典诗歌中占有重要地位。经历先秦、汉、魏晋南北朝的萌芽与发展后,咏史诗到隋唐已相当成熟。宋代诗人在充分继承前朝咏史诗创作的基础 上,求新求变,翻案出奇,使咏史诗日臻完善。研究宋代咏史诗,对于理清咏史诗发展脉络,探讨咏史诗与文学、历史的关系,以及分析诗人的创作风格变化、思想变迁等都具有重要的意 义。本文以宋代咏史诗为研究对象,侧重探讨其发展进程、艺术特质及文化内涵。 全文共分五章。 第一章探讨宋前咏史诗的渊源与发展。首先明确咏史诗的概念。通过对咏史与怀古、览古、咏古等在中国诗歌及评论史上一直混淆不清的概念的辨析,提出以诗歌内容和主题为标准判 定咏史诗的方法,即只要内容或主题主要是描述或讨论历史人物或事件的诗歌均为咏史诗。大部分咏史诗是直接以历史人物或历史事件为吟咏对象,寄托作者的思想感情,表达作者某种议 论或见解的诗歌作品。其次论述了宋前咏史诗的渊源与发展历程。先秦《诗经》、《楚辞》中因有咏史因素而堪称咏史诗之萌芽,其初成则源于汉代班固《咏史》的出现,魏晋南北朝左思 、陶渊明等的努力使咏史诗得到进一步发展,唐朝陈子昂、李白、杜甫、刘禹锡、杜牧、李商隐等的创作则使咏史诗趋于成熟。 第二章宋代咏史诗概观。将宋代咏史诗的发展分为四个时期,并结合各个时期的代表作家及其代表作品对咏史诗进行综合论述。北宋前期为承袭期,此时以西昆派作家为代表,也有梅 尧臣、欧阳修、张方*、李觏等自成面目的作家。北宋中后期乃自立期,以王安石、苏轼、张耒、黄庭坚等为代表。南宋前期是宋代咏史诗的深化期,以李纲等为代表。到南宋中、后期 ,咏史诗极其繁盛,分别以陆游、杨万里、范成大和文天祥、林景熙、郑思肖等为代表。 第三章宋代咏史诗艺术论。从题材、体式、形式技巧等方面,通过与前代尤其是唐代咏史诗的比较,总结出宋代咏史诗的艺术特质。题材方面,分为历史人物吟咏、历史事件吟咏和杂 咏三类,其中历史人物以历代帝王、嫔妃妇女、英雄将相、骚人墨客及隐士高人为重点,历史事件以楚汉之争、三国战争、山阴访戴为主,杂咏则多为泛泛之作,以《读史》《观史》等为 题。体式方面,分为古体和*体两类,古体中以七古最为卓绝,其次为五古,并出现了六言古体、四言古体、楚辞体等创新体式。*体则以七绝为最,七律、五律等亦有佳作。形式技巧主 要体现为好为翻案法、重构时空、议论纵横及烘托对比等四个方面。 第四章宋代咏史诗人论。选取两宋有代表性的诗人,结合其思想、人生经历、气质个性、文化心态、审美情趣等特点,揭示其咏史诗的独特风貌和突出成就。王安石的咏史诗,主要从 寄托个人抱负、发表新见特识、反映变法思想等方面进行探讨以把握其咏史诗的主题。苏轼的咏史诗,则按借古讽今、指斥现实,追慕前贤、发表新见,和陶咏史三个类别进行论述。陆游 咏史诗则以援引先贤为同调、叹人复叹己,总结历史之教训、咏古兼讽今为两大主题。文中还探讨了以李清照、朱淑真、张玉娘等为代表的宋代女诗人的咏史诗特点与成就,其中李清照之 咏史诗直指现实,艺术风格苍劲古朴,沉郁悲凉,成就最高。宋代理学家的咏史诗成就亦较高,邵雍咏史诗在内容上以评论历代朝政为主,兼论各代人物,体式上以古体为主,兼用七绝、 七律,风格上则以*淡为主,兼见高奇等特征;刘子翚咏史诗以组诗为主,其中并有题画咏史诗,识见颇高。通过分析宋代僧人释智圆、释居简、释文珦、释行海诸人的咏史诗,隐约可见 其入世情结。 第五章探讨宋代政治思想文化与宋代咏史诗。从横向的角度,考察宋代政治环境、思想文化及其他艺术门类对宋代咏史诗产生的重大影响。第一节阐述宋代政治环境与宋代咏史诗的关 系,指出北宋内忧外患的政治现实、南宋偏安江左的政治格局对宋代咏史诗的内容、主题、风格等方面均深有影响。第二节揭示宋代学风与宋代咏史诗的关系,提出北宋疑古惑经之风对咏 史诗好为翻案法的艺术特征深有影响,宋人议论之风在咏史诗中则体现为好议论、善于发表新见特识的典型特征。第三节论述宋代咏史词、史论散文与宋代咏史诗的互动关系。第四节论述 宋代绘画与宋代咏史诗的相互影响,指出宋代历史画的兴起促进了题画类咏史诗的繁盛,其中郑思肖堪为代表。 要之,宋代咏史诗在充分继承前人的基础上,又不完全踵武前人,而是朝着深、新、广、变的方向努力开拓,取得了重大成就,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咏史诗发展史上具有承前 启后的独特地位。

本文链接:http://d.g.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_gxmzxyxb-zxsh200205025.aspx 下载时间:2010年5月24日


相关推荐

最新更新

猜你喜欢